<cite id="dztr1"><ruby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ruby></cite><thead id="dztr1"><ruby id="dztr1"><span id="dztr1"></span></ruby></thead><cite id="dztr1"><i id="dztr1"><progress id="dztr1"></progress></i></cite>
<listing id="dztr1"><cite id="dztr1"><span id="dztr1"></span></cite></listing>
<listing id="dztr1"></listing>
<var id="dztr1"><i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i></var>
<var id="dztr1"></var>

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美文美圖  > 正文

書生報國
——老科技工作者李超顯的故事

作者: 來源: 牡丹晚報 發表時間: 2023-03-09 10:22

□李雪晴

結婚是在1957年夏天,已經上完高一年級的超顯正放暑假。

婚禮在老院舉行,新房卻是臨時在院里搭建的棚。

五年前的冬天,老院的三間堂屋毀于一場火災?;馂暮?,新房一直沒有蓋起來,母親就住在原來的廚房里。

他們在棚里住了幾天,后來轉到鳳云的娘家。這里的房子也十分簡陋,連廚房在內三間屋,屋頂沒瓦,年年麥收后,都要找人修繕屋頂——麥秸、麥糠和著泥,趁著芒種時節的高溫干旱,封泥晾干。平常日子倒能抵擋一陣,就怕連雨天。后來一次回家,李超顯見識了難忘的一幕——一場雨連下七天,家里到處漏雨,地上擱滿土窯燒制的陶盆,滴滴答答地不停,頗有《西游記》里“水簾洞”的感覺。

被子卷起來放在床的一頭,上面經常再蓋著席,這是為了防雨。

家具一目了然,一柜和一桌。桌子棗紅色,兩個抽屜;沒有凳子,座位全是自制的木墩。說起木墩,現在農村已極少見,主要選取有三個杈的木疙瘩(以榆、柳、槐樹主),周邊用鐵絲綁上廢棄的鞋底鞋幫,然后用麥秸編制的辮子緊緊圍攏,再用鐵絲纏繞固定。為方便提攜,往往在上邊邊緣特意留出一環麥秸辮作為提手。

木墩坐起來松軟舒適,一點兒不遜現在的真皮沙發。只是,穩定性有時欠佳,尤其是孩子們站上去玩耍的時候——一尺多高,幾歲的孩子就能上去。1964年,李超顯的長子五歲多時,就是因為站上邊玩耍而不慎跌倒,摔斷了胳膊。

家里“最富?!钡氖歉鞣N各樣的盆,就連使用的碗,也可以說是一種小號的土盆。除了儲糧用的,還有專門洗衣用的大鐵盆。超顯回憶:妻子把衣服放進鐵盆,端到村后的坑塘邊,為了起到給早已發黃的衣服去垢的作用,妻子使用的是用筐子過濾后的豆秸灰水——衣服洗凈,再倒入一定量的豆秸灰水,浸泡后再用清水滌凈。

妻子范鳳云讀完小學后,又上了一學期的初一。當時,這個學歷對于很多農村子弟來說,已經算是“有文化了”。

鳳云的家境也很困難,四個月時父親病故,她是和姐姐一起在姥娘家長大的?;楹?,她和丈夫曾回到娘家范莊生活一段時間。

1959年,李家喜事連連。在超顯考上大學赴咸陽之前,鳳云參加招工,被招到北京國家第一工業部第一機床廠。不久,因工作需要,鳳云轉到陜西秦嶺以南的寶雞——769軍工廠,干的是鉗工。

當年,李家迎來第二喜——鳳云有了身孕,臨產期將至。鳳云決定,為方便起見,回老家與家人團聚。

這年七月,李超顯的長子出生,給全家帶來無窮的快樂。不久,超顯被提前錄取上大學而奔赴咸陽。

全家在一起的日子十分短暫。1959年秋天,鳳云決定返回陜西。她背著包袱,懷揣著三個月的孩子,從菏澤坐汽車到蘭考,再改坐隴海線的火車直接到寶雞。但到了工廠才知,當時的情況卻不允許帶孩子上班。無奈,在這里待了僅僅兩個多月,鳳云抱著孩子原路返回。

這段時間,讓在軍校讀書的超顯很是掛心。因為當時正處“三年困難時期”,他雖衣食無虞,但遠在老家貧困小縣的鳳云母子以及母親、弟弟生活卻十分窘迫,超顯就每月弄些全國糧票和平常節省出的一點生活費寄回家。

相距遙遠,只有在學校放假的時候,夫妻才能團聚。雖說日子艱辛,生活困苦,但全家人對未來滿是憧憬。就是在空校讀書的第三年,1962年元月,超顯夫婦又添一女。

王尹莊老院落一直是超顯心里的一個疙瘩,更是母親一生的心痛。1963年,已經工作的李超顯有了工資,就每月積蓄著準備老家蓋房的事。

是的,必須要抓緊,甚至還要與時間賽跑。因為這時,母親患上了病,日漸消瘦不說,后來腸子里還有血。

自古忠孝難兩全。超顯戎裝在身,照顧母親的擔子就全部壓在妻子肩上。鳳云悉心照料,從早到晚,無論是生活起居,還是抓藥熬湯,她都做得細致周到。那時,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里里外外地照應,其辛苦可想而知。

超顯母親叫古蘭馨,紅船集人,1920年生。由于家境貧困,她曾有兩個女兒先后夭折。新中國成立前,她領著一家人東躲西藏,顛沛流離,沒過多少好日子。新中國成立后,雖然政府接濟照顧,但那時候國家經濟困難,全家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也是精打細算。好容易日子有點起色,一場大火再度讓全家陷入困境。到了1964年,母親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弟弟李克顯用地排車將母親送到縣里醫院,醫生王珍檢查后,發現瘤子已開花擴散,確定為子宮癌。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中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视频,精品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中文字幕网站你懂得,亚洲大尺度专区无码,91欧美精品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