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ztr1"><ruby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ruby></cite><thead id="dztr1"><ruby id="dztr1"><span id="dztr1"></span></ruby></thead><cite id="dztr1"><i id="dztr1"><progress id="dztr1"></progress></i></cite>
<listing id="dztr1"><cite id="dztr1"><span id="dztr1"></span></cite></listing>
<listing id="dztr1"></listing>
<var id="dztr1"><i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i></var>
<var id="dztr1"></var>

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曹風  > 正文

清爽白菜

作者: 宮鳳華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1-11-30 10:02

      □ 宮鳳華

夏丐尊感慨李叔同“我常見他吃蘿卜白菜時那種喜悅的光景,我想,蘿卜白菜的全滋味、真滋味,怕要算他才能如實嘗到了?!卑撞俗涛渡羁?,蘊涵著無窮氣韻,淡、嫩、清、甘、柔、脆,透著一種豐潤而水靈的氣質。

農家菜園里,一棵棵白菜比肩而立,整飭而鮮明。白菜個大腰圓,如田間勞作的健碩農婦。白生生的水嫩,潔凈素雅,豐腴肥碩,呈半透明的白綠色、石青色,氣味芬芳。白菜葉如翡翠,莖似凝脂,敦厚中顯露端莊,清秀中蘊藏嫵媚。

青霜斑駁,白菜修煉得干凈脆爽,碧玉顏色里,浮躁褪盡見真純。跟霜前的披散不自持相比,更顯端莊靜穆,安然穩重。打坐參禪一般,外表粗獷卻永葆一顆柔嫩的心,將自己修煉成翡翠之色,呈露純正情懷。

村莊簡約,如同古代寒士,風神俊朗,溫潤如玉,高遠而遼闊。我性喜雪天出門,聽踏雪咯吱如蠶嚼桑葉。屋后輕鏟幾棵沾雪青菜,連同一棵大白菜。天寒霜重,哈氣成煙,地上現清簡素描。頗有王子猷雪夜訪戴的豪情雅致。

寒風襲人,夕光慘淡,寒雀啁啾,鄉愁空曠無邊。兜一身寒氣入屋,捧一碗白菜芋粉湯,風雪夜歸人,頓覺日子清新如年畫。逼仄小屋里,火爐上一鍋白菜煨骨頭,香氣繚繞,骨頭白菜,絲絲縷縷,涇渭分明,讓人舉箸咀嚼之際,耳畔油然想起雪村那句響遍四方的吆喝:“翠花,上酸菜!”

風雪天,燉白菜湯尤佳。白菜燒豆腐是地道的家常菜。像恬淡的日子,沒有張揚的個性,波瀾不驚,卻是平實到極致。是相濡以沫、白頭偕老的執拗,是安貧樂道、寧靜致遠的境界,充滿溫情和慈悲。

若有親朋到訪,白菜煨牛肉足見待客的厚道。若放入自家熬制的辣椒油或麻蝦醬,熱氣騰騰,色澤鮮明,讓人涎水洶涌而至。吃得主客服服帖帖,豪情萬丈,忍不住唱起劉邦的《大風歌》。窗外雪花翩躚,風聲颼飗,聆聽一曲《斯卡布羅集市》,傷感與懷舊,感恩與悲憫,棉衣裹身般熨帖。音符飽蘸激情在冬寒里炸開,直抵靈魂深處,有一種天長地久的邈遠與曠達。

身居小城,凝望故園,遙想白菜娉婷立于田間地頭,寒風中招搖成一首宋詞小令。才長出幾片肥碩鮮嫩的綠葉,便繁衍著農家飯桌的清香。母親頭頂蘆花白發,躬身菜園,夕光濡染,周身鑲錦,暮色清涼而歡悅。幾只蘆花雞,茅草枯藤下,“啾啾”爭食,鄉下庭院破岑寂。

霜天雪夜,煨白菜湯,家人閑坐,燈火可親。煨的是一種情懷,一種清涼古意。此時,一股柔軟的鄉愁倏忽傳遍全身。雪沫乳花,蓼茸蒿筍,都是清歡,一如白菜清湯。做一棵清爽白菜,塵世之外,煙火之中,守望田園,無須雕琢,恪守本真。

請本版圖片作者與編輯聯系,以便奉寄稿酬。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中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视频,精品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中文字幕网站你懂得,亚洲大尺度专区无码,91欧美精品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