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ztr1"><ruby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ruby></cite><thead id="dztr1"><ruby id="dztr1"><span id="dztr1"></span></ruby></thead><cite id="dztr1"><i id="dztr1"><progress id="dztr1"></progress></i></cite>
<listing id="dztr1"><cite id="dztr1"><span id="dztr1"></span></cite></listing>
<listing id="dztr1"></listing>
<var id="dztr1"><i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i></var>
<var id="dztr1"></var>

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曹風  > 正文

無餃冬至也溫暖

作者: 馬亞偉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1-12-21 09:41

□ 馬亞偉

我的家鄉有句俗語:“冬至不端餃子碗,凍掉耳朵沒人管?!倍脸燥溩邮橇曀?,母親很重視這個日子,在她看來,吃餃子是對三九嚴寒天的迎接和準備,要帶給家人溫暖與慰藉。而我記憶中,只有一年冬至我家沒吃餃子。

那年年初,我家因為蓋新房子借了親戚朋友一些錢。我們這里一般臘八之前,就要把欠下的錢還清。冬至離臘八不遠了,眼看就要到還錢的日子,父親和母親每天都要去城里賣菜,攢夠了錢就趕緊還賬。

冬至前夜,母親對父親說:“明兒冬至,要不咱不賣菜去了,歇天,包餃子吃?!泵妹寐犝f要包餃子,立即歡呼起來:“吃餃子嘍!”父親卻毫不遲疑地說:“不行!咱答應盡快還六叔家的錢了,到時候還不上咋辦?明天還得去賣菜!”母親見我和妹妹吃餃子的愿望很迫切,說:“不差這一天?!备赣H態度卻非常堅決:“賣菜這事說不準,誰敢保證天天生意都好?一天都不能耽誤。不然還不上錢,我沒法跟六叔交代?!备赣H說沒法跟別人交代,其實是沒法跟自己交代。那時六爺不會催著父親還錢,但父親把信守承諾放在第一位,不按時還錢,他會心里不安。母親了解父親,同意他的安排。

冬至那天,干冷干冷的,風像刀子一樣鋒利,掠過臉頰都有些疼。母親早早收拾了滿滿一小拉車蔬菜,白菜、蘿卜、大蔥,都是自家種的,每年冬天都要像螞蟻搬家一般,一點點運到城里賣。天剛蒙蒙亮,父親就拉著小拉車出發了。母親跟在小拉車的后面,使勁幫父親推著車子。父親和母親都使勁彎著腰,小拉車很吃力地前行。他們這樣的姿勢,多年里一直印刻在我的記憶中。

父母賣菜,我和妹妹上學,那個冬至與往常的日子一樣。中午我給妹妹煮了點面條吃。下午放學后,父親和母親還沒回來。妹妹忽然吸吸鼻子說:“姐,二紅家吃餃子呢,我聞到香味兒了?!蔽沂箘怕劻寺?,果然有餃子香飄來。四鄰都在吃餃子,唯獨我家沒有餃子可吃,這個冬至過得太沒滋沒味了。都說“冬至如大年”,可我家沒有一點氣氛。我開始想象父母拉著小拉車在城里賣菜的場景,他們走街串巷,從一棟樓到另一棟樓。冷風呼嘯中,父親忙著給人稱菜,母親給他打下手。母親是個非常怕冷的人,她的頭巾包裹得嚴嚴實實,可臉還是凍得紅紅的。

想到這些,我招呼妹妹說:“咱給爸媽做飯吧!”我會做的飯只有煮面條和熬紅薯粥,于是就熬了一大鍋紅薯粥。然后,我學著母親的樣子,做白菜燉粉條。很快,我和妹妹把飯做好了,熱熱地溫在鍋里。

天完全黑下來了,我拉著妹妹去村口等父親和母親。夜色中,兩個小小的黑影在翹首遙望??墒?,我們左等右等,他們還是沒回來。妹妹委屈地哭起來,我摟住她安慰。忽然,母親喊我們的名字,妹妹立即破涕為笑。他們終于回來了,帶著一身寒氣,也帶著一身溫暖。父親說:“看兩個小家伙凍得,快回家!”

回到家,母親見我做了熱乎乎的飯菜,哽咽著對父親說:“孩子們長大了!”吃過飯,父親和母親照例數當天賣了多少錢。父親興奮地說:“過幾天就能還六叔了,說不定還能攢點錢讓孩子們過個好年呢!”一家人都很開心。

那個沒有餃子的冬至,也很溫暖。多年里,信守諾言一直是我們的家風。這種家風,是父母傳給我們的。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中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视频,精品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中文字幕网站你懂得,亚洲大尺度专区无码,91欧美精品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