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ztr1"><ruby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ruby></cite><thead id="dztr1"><ruby id="dztr1"><span id="dztr1"></span></ruby></thead><cite id="dztr1"><i id="dztr1"><progress id="dztr1"></progress></i></cite>
<listing id="dztr1"><cite id="dztr1"><span id="dztr1"></span></cite></listing>
<listing id="dztr1"></listing>
<var id="dztr1"><i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i></var>
<var id="dztr1"></var>

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曹風  > 正文

臘月的車站

作者: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2-01-19 10:10

馬慶民

一進臘月,車站就繁忙起來,人流量與日俱增。南來北往的歸人、旅人像打了一針興奮劑似的,個個血流加速,激情澎湃。

回家的情感總是那么濃烈,歸鄉的腳步總是那么急切;天寒地凍阻擋不了游子歸家的腳步,萬水千山隔不斷一顆顆思念的心。醞釀了許久的鄉愁,化作了游子們手中一枚枚回家的車票,那一句“回家過年”,瞬間讓人熱淚盈眶,因為它蘊含著太多的情感累積。

對于車站最初的印象,來源于村子里那個簡陋的小院子。記得我剛上小學的那年冬天,村里有幾戶人合伙買了一輛中巴車,線路是經過幾個鄉鎮、縣城,直通市里。于是村子的正中間——集會的十字路口的一處小院,變成了村子里的車站。

對于那時封閉的小村里幾乎沒怎么見過汽車的鄉親們來說,這個“大事件”,無疑成了大伙兒茶余飯后最津津樂道的。大伙兒有事沒事就會溜達到車站,一遍又一遍地看著,笑著;而我們這些小孩子圍著車站跑來跑去的喜悅感,不亞于過年。

除了在臘月里,車平時卻不是天天跑。通常是五天跑一趟,剛好是村子里趕集的日子。一般都是集會那天一大早出發,乘客大多都是十里八村提前預約好的。等到傍晚6點左右,集會差不多散完時,車子就大搖大擺、搖搖晃晃地回來了,載著一路風塵,也帶著一路歡笑。

那時候,我很想坐一次中巴車,雖然并沒有目的地,但我覺得它至少可以帶我去一個不一樣的世界。所以經常放學后去車站,看著那些并不認識的人離去,或者歸來,羨慕不已。

我讀二年級的那個臘月,父親跟著別人去做一單生意,剛過完臘八就坐上那輛車走了,他說等賺到錢就帶我們坐車去城里玩。那個臘月特別冷,天灰蒙蒙的總是像要下雪。但不管什么天氣,每天放學我都會跑去車站,滿心期待地等著那輛中巴車回到車站,盼著父親笑容盈盈地走下車來,手里帶著禮物。

可是直到臘月二十五也沒等到父親。就在那天晚上,外婆急慌慌地來到家里把我接到她家,一直到大年三十晚上母親才又把我接回。那個年夜飯,父親唯一一次不在家團圓??粗赣H憔悴的面容,深陷的眼窩,我有種很不好的預感,但母親告訴我說,父親去了很遠的地方,可能要明年過年,或者后年過年才能回來……所以,每年進了臘月,一放學我就會去車站等,我想,說不定父親哪一天就會坐車回來。

那年臘月,像往常一樣,我又去車站等父親,一個大我一點的孩子不懷好意地笑著說:你爹在外面被車撞死了,不會回來了。

那是我第一次不再懦弱、敢和高我一頭的孩子打架……母親氣憤地說,不要聽別人胡說,總之,不要再去車站了,車子是個害人的玩意兒。從那以后,我再也不去車站了,哪怕不得已經過時,我也會加快步子,匆匆而過。

慢慢地,我懂得了死亡的含義,我知道父親真的不會再回來了,車站成了我不敢觸及的傷心地。直到后來大哥坐上那輛中巴車,參軍走了。所以每到臘月,我又開始忍不住去車站,滿心歡喜地等著一身筆挺軍裝的大哥從車上跳下來,一臉笑容。

再后來,我也踏上了那輛車參軍去了遠方。從此,那個車站,變成了漫長的等待……母親一次又一次接我回家,送我歸隊。

多少個寒來暑往,多少次歸來離去,臘月的車站成了我一年到頭的思念,成了我奔跑于遠方與故鄉漫長的歲月。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中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视频,精品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中文字幕网站你懂得,亚洲大尺度专区无码,91欧美精品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