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ztr1"><ruby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ruby></cite><thead id="dztr1"><ruby id="dztr1"><span id="dztr1"></span></ruby></thead><cite id="dztr1"><i id="dztr1"><progress id="dztr1"></progress></i></cite>
<listing id="dztr1"><cite id="dztr1"><span id="dztr1"></span></cite></listing>
<listing id="dztr1"></listing>
<var id="dztr1"><i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i></var>
<var id="dztr1"></var>

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曹風  > 正文

回家

作者: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2-01-19 10:10

邵中雁

回家,于我而言,是人世間最溫暖人心的詞。

印象當中,回家的概念是在離開家到外地求學時出現的。第一次離開家是在高一年級開學的時候,我要到離家三十多里外的一個小鎮上學。三十里的路程,現在不算距離,但在那時覺得它是那么遙遠。開學后的第一個夜晚,我躺在破舊的木板床上,覺得家離我而去了。再不能一日三餐和父母一起圍坐在飯桌旁,再不能每天放學時邁進家門就喊一聲“娘!”,也不能每天早晨聽到母親叫我起床……第一次品嘗想家的滋味,眼淚在夜里偷偷地從眼角流了下來。

后來我上了大學,參加工作,然后結婚,有了自己的小家。但是兒時的家,那個依然住著父母以及我和兄弟姐妹曾經生活過的小院子才是我心中真正的家。周末或者假期,我心中總是按捺不住回家的強烈愿望?;驍y妻帶子,或只身一人,買點東西,出發!回家的路上心情舒暢,父母的親切面容浮在眼前。走進自己曾經住過的老屋,翻看一下抽屜里自己讀過的舊書,幫助父母干點農活,給父母說說工作中的困惑與滿足,再聽聽爹娘嘮叨嘮叨他們的辛勞與幸福。而每次回來都是那么依依不舍,胡同里的父母一再叮囑我路上小心,胡同口我回頭望,他們的身影逐漸模糊。

回家幾乎都是來也匆匆,回也匆匆。只有春節才能和妻兒一起小住兩三天或三四天??粗拮訋椭赣H做飯,孩子們在院子里像我小時候一樣追逐嬉鬧,心中蕩漾著回家的欣慰與滿足。

父親在六十多歲時哮喘病加重,繼而轉為肺氣腫、肺心病,經常悶得厲害。從此,父親的病成了我最大的心事。每一次回家,心情也多了一份沉重?;氐郊?,常??吹剿诖差^或者沙發上急促地喘著粗氣,面色灰黃,我心如刀絞。一天凌晨四點,我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我條件反射地一把抓起手機,是“家”的來電!我把父母的手機號碼在通訊錄里保存時命名為“家”。接通電話,是母親的聲音:“你快點回家吧,你爹現在悶得快喘不過來氣了!”

這種情景不知道出現過多少次,回家,回家,越來越讓我害怕。

去年秋天,父親終于沒能扛得住病痛的折磨,住院四十多天后離我們而去。以后每次回到家只見母親,我的家從此不再完整。走進堂屋,再也見不到父親熟悉的身影,再也聽不到他急促的喘氣聲。

前幾天,母親打電話給我:“明天咱莊上唱大戲哩,你過星期時回家聽戲吧?!蔽艺f:“娘,我星期六回家?!敝芰衔缛缙诨丶?。路過村西頭,看見搭的戲臺子,聽到了大喇叭傳來咿咿啊啊的聲音。母親在家等著我,見到我很高興,她開心得像個孩子,說咱們村很多年沒有唱過大戲了,這次是請的縣豫劇團,唱得可好了!

午飯后我和母親一塊到了唱戲的地方,然后和幾個熟悉的鄉親聊了一會兒天。母親挽留我聽上一晌戲,但是由于我有事,沒能滿足老人的愿望。母親很遺憾,照例目送我離開,反復叮嚀我路上開車小心。

這幾年一直關注和擔憂父親的健康,覺得母親身體不錯。突然從反光鏡里發現母親的腰明顯地彎了,走路也有些蹣跚,我的雙眼頓時模糊起來……

回家,?;丶?,那里有兄弟姐妹,那里有叔叔嬸嬸,更有我的老媽!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中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视频,精品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中文字幕网站你懂得,亚洲大尺度专区无码,91欧美精品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