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ztr1"><ruby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ruby></cite><thead id="dztr1"><ruby id="dztr1"><span id="dztr1"></span></ruby></thead><cite id="dztr1"><i id="dztr1"><progress id="dztr1"></progress></i></cite>
<listing id="dztr1"><cite id="dztr1"><span id="dztr1"></span></cite></listing>
<listing id="dztr1"></listing>
<var id="dztr1"><i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i></var>
<var id="dztr1"></var>

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曹風  > 正文

曬 場

作者: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3-07-11 09:56

張長國

夏至過后,關于麥季的農事已接近尾聲。當村街上的大喇叭里關于各鄉鎮“三夏”大忙的消息漸漸多了起來的時候,曬場也就按部就班地開始了。

在20世紀90年代以前,過了芒種,農村麥季的故事要延續一個多月才能結束。軋場、割麥、脫粒、揚場、曬場等收麥工序一樣也不能少。在魯西南,關于麥場、揚場、曬場里這個“場”字的讀音是“?!?,如果有人按照字面的普通話讀音和本地人交流,那一定不是正宗的魯西南人。端午過后,五月的干熱風起來,正是曬場的時節。那個時候,農村的柏油路面是沒有的,水泥地更是想也不敢想。曬場大部分都是在麥場進行。早就被石磙軋得平平整整的場里,一大早就被攤上了金黃的麥粒,每個場里幾乎都能見到頭頂一塊臟兮兮的毛巾,光著曬得黝黑的脊梁,拿著撒耙來回耘平麥粒的勞力。挑叉這時候已經不用了,“撒耙掃帚揚場锨”,是曬場上的主要農具;麥粒早已揚過,里面的麥糠十不見一,干干凈凈、規規矩矩,袒露著原始的本色?!皳P場放磙”是判斷一個好勞力的標準??匆粋€人是不是好勞力,看他揚場就可以知道。會揚場的人,用木锨揚起的麥子,會借助一點微微的熱風,把麥糠和麥子揚成兩個堆。會揚場的人揚麥子,動作嫻熟、行云流水、圓轉如意,收、起、挑、揚,像是創作一首豐收的詩歌;不會揚的,總是會瞇了自己的眼,弄得灰頭土臉不說,麥子和麥糠也總是分不開,但這是曬場的前奏。

曬場,是將麥子曬干之意,易于保存和交售公糧。而看場的活一般是由假期的孩子擔任,在毒辣的太陽底下,隔上不長時間,還要用撒耙翻曬或者赤腳蹚幾遍麥子,便于麥子的干燥??磮?,對小孩來說是乏味的,但是,孩子也有自己的樂趣。比如捉了螞蚱或青蟲喂螞蟻,有幾個孩子時,就會合作起來下四子棋、贏冰糕棍、打拍風(煙盒)……有些孩子會把裝麥子的麻袋鋪在場邊梧桐樹的影子里,拿出一冊半冊東鄰西舍大娘嬸子夾鞋樣的破書本徐徐躺下來翻開,《說岳全傳》《大明英烈傳》《呼家將》……這些有頭無尾或無頭無尾的破書看累了,隨手一扔,就著偶爾吹過的涼風和飄來的聒噪蟬聲,進入了夢鄉。曬場上,蔭涼外的天光云影,悠然飛過的小鳥,就連平時注意不到的麥場邊稀稀疏疏的疙疤秧草叢,都呈現出麥季的一番風味。貼地潛伏的疙巴草像是一塊草毯,里面星星點點地開著一些細碎的野花,偶爾鉆出一條附苗秧(打碗花),纏纏繞繞,如同家種的喇叭花一樣開出小小的粉喇叭。誰家散放的幾只雞不知從哪里得到消息跑來,在場邊的麥糠堆上撓得塵土飛揚,偶爾有幾只麻雀在晾曬的麥子旁蹦跳著偷嘴;白色的蝴蝶、紅色的蜻蜓在場上飛來飛去,草叢里小蟲子的吟唱聲、樹上不知名的鳥鳴聲、風過樹的沙沙聲……近的綠樹、遠的紅瓦房,還有在廣闊的藍水晶般天空上悠閑漂浮的白云,都讓人感到是那樣的閑適、踏實和愉快。有時候,午后刮過一陣涼風,睡意襲來,場邊就多了幾個四仰八叉睡覺的孩子。中午到了,遠遠傳來村頭喇叭里的音樂聲,那個總聽著把“成”念成“場”的播音員又開始了播音。后來,因為工作原因,還曾經見過這個播音員幾次,讓人感嘆時光的迅疾。

曬麥的場又平又凈,幾家曬的麥子的結合部也留有窄窄的過道。正如現在高考過后駕校學車人暴增一樣,看曬場的閑暇時節也是孩子學騎自行車的好時光。怕摔著?不用擔心,一溜幾個大麥秸垛就是最好的“安全保護墻”。個子還沒長開的孩子剛學會溜車,就跨上了大梁騎,腳還夠不著腳蹬,一腳下去,自行車就開始加速,孩子還沒有學會下自行車,又怕摔著,只能一邊大喊“下不來車了!”一邊在驚慌失措中繞著麥場瘋騎。旁邊的大人就會一邊笑著,一邊大聲提醒:“往麥秸堆上騎!”于是,學車的孩子大著膽子一下將車騎上一個矮麥秸堆,車歪了,人也倒在了麥秸堆上,引來圍觀孩子的一通哄笑。

等到曬的麥子放在嘴里,一咬發出干脆的聲音,麥子就曬好了,隨后,裝上地排車,該裝囤的裝囤,該交公糧的送往鄉糧所,一年一個時候的曬場才算結束。

如今,隨著農業機械化的普及,那些需要一個多月才能完成的麥季一個上午就結束了。曬場的故事和曬場上度過的時光,已和童年眾多美好的光陰一樣,已經永遠定格在了某個黃昏或午夜忽然追憶似水年華的回憶之中。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中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视频,精品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中文字幕网站你懂得,亚洲大尺度专区无码,91欧美精品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