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ztr1"><ruby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ruby></cite><thead id="dztr1"><ruby id="dztr1"><span id="dztr1"></span></ruby></thead><cite id="dztr1"><i id="dztr1"><progress id="dztr1"></progress></i></cite>
<listing id="dztr1"><cite id="dztr1"><span id="dztr1"></span></cite></listing>
<listing id="dztr1"></listing>
<var id="dztr1"><i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i></var>
<var id="dztr1"></var>

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曹風  > 正文

老成孩子的母親

作者: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3-08-22 10:15

胡美云

我的母親,在兒時的我眼中是個真正頂天立地的人物。

她可以一次吃三大碗飯,用鄉間人裝湯的藍邊大海碗,白粥咸菜,吃得極快。關于吃飯,母親的口頭禪是“人是鐵,飯是鋼?!庇谑?,吃飽飯后的母親就變成了真正的鋼鐵戰士,戰場是家里分田到戶的幾畝薄田。

母親的勞作可以不分晝夜,她能起最早的早,摸最晚的黑。夏日鄉間的晨,天邊泛白不過4點左右,母親的水車已經在河塘邊搖醒了一田渴水的秧苗。勞作的夜晚,滿天的星子和孩子的我們都睡了,母親的蒲扇卻依然搖得精神十足,蛙聲蟲鳴和著樂。

母親是不需要睡覺的嗎?母親是多喜歡勞動???是不是人長大了就不會貪睡,然后就可以不知疲倦地做事呢?

能干的母親讓小小的不事農耕勞作的我對長大多了另一種向往。

母親也要強,事情在理上時是受不得別人欺的,能據理力爭,也能在別人胡攪蠻纏手指眼前時還手打架,輸贏不要緊,該爭的氣要爭,年輕的母親氣盛要強得甚至帶著些火爆。

母親聰慧記性又好。少女時跟著當時在戲班唱黃梅的大舅身后,所聽的戲文故事能分毫不差繪聲繪色地再講給我們聽。還有紅色電影送鄉村時,只要她看過的電影情節、主題曲或者插曲就沒有她不會的。

可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母親開始用上小碗吃飯了?在日漸老去的身體所發的各種警報聲里,一點一點地像個孩子一樣,學會了挑揀飯菜。

從什么時候開始,不過是繞過灶臺,繞過客廳的母親,會一臉茫然地伸出雙手,冥思苦想下一分鐘腳步該邁的方向?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母親說話的音量漸漸放???曾經起得最早睡得最晚似乎不知疲倦的母親,從什么時候開始,即使和我們聊著天,聊著聊著忽然就安靜了,然后像孩子一樣,點著頭打著瞌睡在我們的說話聲里就進入了夢鄉?

從前,母親出遠門來福建,說了,便來了。沒有上過一天學的母親,嗓門不大,但底氣十足:認識不了幾個字有什么關系呢,路長在嘴邊??!母親說得多硬氣啊,還帶著些得意:再不行,無非繞點彎路,我記著地址,記著你們的電話,怕什么呀!

而今,想念極了我們的母親,卻再也不敢獨自來見我們了。曾經的底氣十足皆換成了弱弱地無奈:真是人老了不頂用,車子坐久了頭都犯暈。頓了頓:還有現在的動車站啊,修得都那么大,左一個大出口右一個大出口的,我是繞不明白,有些怕了。

這樣的擔心與無奈,只是光聽著,不及細想就已叫人心酸淚涌。

忽地就想起,最近一次坐動車來,母親真的是一路跟在我的身后,要牽著手指引方向,要許多次重復地問起下一個站點或者還有多少個站點——多像曾經孩子時的我們啊。

歲月輪轉間,角色互換里,在我的眼中曾經如鋼鐵戰士般頂天立地、強大著的母親啊,終究,還是老成了一個孩子。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中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视频,精品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中文字幕网站你懂得,亚洲大尺度专区无码,91欧美精品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