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ztr1"><ruby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ruby></cite><thead id="dztr1"><ruby id="dztr1"><span id="dztr1"></span></ruby></thead><cite id="dztr1"><i id="dztr1"><progress id="dztr1"></progress></i></cite>
<listing id="dztr1"><cite id="dztr1"><span id="dztr1"></span></cite></listing>
<listing id="dztr1"></listing>
<var id="dztr1"><i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i></var>
<var id="dztr1"></var>

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人文菏澤  > 正文

消失的“點主”習俗

作者: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3-04-05 10:51

宗廟村是單縣東城街道的一個古村落,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蹲谑献遄V》記載,明洪武年間,申姓氏族由金鄉縣最早遷入建村,接著宗姓人家跟進落戶。因宗姓氏族繁衍較快,人丁興旺,且建有宗氏家祠,故改村名為宗廟。宗姓家祠于乾隆三十年重修,道光二十七年再次重修,毀于“文革”時期。

舊時,宗廟村有“點主”的風俗,凡是長輩去世,后代子孫要設立牌位以表敬重之意、紀念之情,直到20世紀60年代末,此風俗才逐漸消失。設立牌位要“點主”,“點主官”須有身份的人擔任,一般是秀才。新中國成立后,沒有秀才了,人們就請秀才的子孫“點主”。

朱朝宸是清末的秀才,是宗廟村“點主”的不二人選。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其子朱東岑經常被鄉親們邀請“點主”,也是宗廟村最后一個“點主官”。

今年73歲的朱問哲是朱東岑的孫子,小時候常常跟隨爺爺“點主”,對這一風俗記憶猶新。

朱問哲回憶說,當年爺爺朱東岑受邀來到一戶辦喪事的人家,但見院內堂屋門前搭起了靈棚,棚下桌子上擺著供品,點燃香燭,焚燒紙錢,兩旁跪滿了孝子,時不時地有親朋進棚吊唁。

“大佬知”將朱東岑迎到棚前,面對靈棚,大聲長呼:“有請點主官,點主啦!”頓時,眾孝子齊身俯首,號啕大哭。此刻,朱東岑身著長馬褂,鄭重肅穆,面南仰望天空,躬身施禮,隨后在兩個同齡人的陪同下,穩重地走到棚內,站立片刻,朝著靈桌鞠躬。禮畢,左首者躬身雙手恭敬地遞上一支粗大的毛筆,右首者躬身雙手敬重地捧上一件墨黑的硯臺。朱東岑挽上長袖,接著毛筆,在硯臺上抹了又抹,飽蘸紅色顏料朱砂。是時,披麻戴孝的逝者長子(或長子長孫)手捧一只長形木板,即書寫文字的牌位,側體躬身擎上,恭敬迎候朱東岑“點主”。只見朱東岑朝前挪動一小步,審視片刻,畢恭畢敬地在牌位正面上方輕輕地點了一個圓圓的紅點兒,然后4人躬身退步,眾孝子叩首還禮,“點主”儀式就此結束。

之后,“點主官”朱東岑被“大佬知”請為座上賓,眾人相陪,喝酒吃飯、氣氛甚是熱情。當時的懵懂少年朱問哲羨慕爺爺的風光,曾好奇地質問爺爺:“人家請您這么隆重,您為啥只劃了一個點兒,未免太不值得了吧!”

朱問哲的爺爺及陪同人聽后,笑而不答。朱問哲長大后,才明白“點主官”是在牌位寫好的“某某之神王”的“王”字上面點上一點兒,“王”便成了“主”,“神王”即成了“神主”,意為立神主祭逝者,愿先人黃泉上位、人間永存。

劉厚珉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中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视频,精品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中文字幕网站你懂得,亚洲大尺度专区无码,91欧美精品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