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ztr1"><ruby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ruby></cite><thead id="dztr1"><ruby id="dztr1"><span id="dztr1"></span></ruby></thead><cite id="dztr1"><i id="dztr1"><progress id="dztr1"></progress></i></cite>
<listing id="dztr1"><cite id="dztr1"><span id="dztr1"></span></cite></listing>
<listing id="dztr1"></listing>
<var id="dztr1"><i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i></var>
<var id="dztr1"></var>

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健康生活  > 正文

健康科普進行時丨專家共話中國創新藥革新之路

作者: 來源: 新華網 發表時間: 2023-06-02 10:34

新華網北京6月1日電(肖寒)近年來隨著國家醫改政策的不斷深化,原研創新藥物在中國市場的份額不斷提升。其中,以恒瑞醫藥為代表的專注于創新藥物研發的民營企業,也在這一趨勢下崛起,助力中國創新藥物實現跨越式發展。

原研創新藥物的崛起,得益于國家醫改政策的大力支持。吡咯替尼正是在國家政策紅利的加持下,成為實體瘤領域憑借II期臨床試驗就獲得有條件批準上市的創新藥物,彰顯出國家醫改政策推動創新藥物研發和上市的決心與力度。

在此背景下,本期《健康科普進行時》特邀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兵河教授、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內科治療中心主任馬飛教授、CDE前藥品審評員夏琳博士、江蘇恒瑞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泉人參與“醫改政策下,中國創新藥革新之路”話題討論,他們將從不同的視角共論原研創新藥發展。

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兵河教授

主持人:近年來,中國創新藥研發取得了長足進步,受到國際學者的關注和認可。您在乳腺癌領域深耕多年,請您談談近些年乳腺癌領域創新藥物的發展。

徐兵河:包括乳腺癌創新藥在內,我國的腫瘤創新藥的發展經歷了從無到有、從仿制到創新這樣一個漫長的過程。近年來,隨著政策的鼓勵與支持以及創新能力的提升,我國腫瘤治療創新產品越來越多,彰顯了我國醫藥企業在創新藥研發方面的活力。無論是免疫治療還是化療藥物,隨著創新藥產品的逐步問世,為醫生在治療腫瘤疾病上都提供了新思路與新手段。

以創新藥吡咯替尼為例,此款靶向治療藥的一期、二期、三期臨床試驗都由我們牽頭完成。近期基于我們中心牽頭的吡咯替尼III期PHILA研究的數據,NMPA將吡咯替尼與曲妥珠單抗和多西他賽(PyHT)晚期一線治療適應癥納入優先審評審評程序,僅僅時隔6個月該新藥上市申請(NDA)就快速獲批,為中國的HER2陽性乳腺癌晚期一線治療提供了新的治療方案。

吡咯替尼是中國首個自主研發的HER1/HER2/HER4靶向藥物,在乳腺癌治療領域,已獲批了兩項適應癥,本次PyHT方案晚期一線適應癥的獲批,意味著吡咯替尼迎來了HER2陽性乳腺癌治療領域的第三個適應癥,同時這也是吡咯替尼針對HER2陽性晚期乳腺癌的第二個適應癥。從目前的研究進展來看,吡咯替尼臨床獲益廣泛覆蓋HER2陽性乳腺癌早、晚期人群,不管是用于早期新輔助治療,還是晚期一線和二線治療,吡咯替尼均展現出抗腫瘤實力。

近年來在乳腺癌領域,國內生物醫藥的研究是十分活躍的,我們既得到了國際同行的高度認可,也在國際會議上進行了多次交流,發表了自己的見解,傳遞出中國在治療乳腺癌方面的聲音。希望今后能夠有更多的創新藥走向世界。

CDE前藥品審評員夏琳博士

主持人:夏琳博士之前在我國藥品審評中心工作,親眼見證了國家對創新藥物審評的不斷優化和改進。能否請您介紹相關變革?

夏琳:2015年,國務院發布了《關于改革藥品醫療器械審評審批制度的意見》(簡稱《意見》),由此拉開了藥品審評審批制度改革的序幕。我也有幸見證了這樣一個歷史時刻。

2015年,《意見》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改革政策如提高審評審批質量、提高審評審批透明度、提高藥品審批標準等來促進創新藥的發展,給創新藥制造了良好的政策環境,鼓勵創新藥發展。

2017年,《關于深化審評審批制度改革鼓勵藥品醫療器械創新的意見》印發,進一步提出改革臨床試驗管理、加快上市審評審批、促進藥品創新和仿制藥發展、加強藥品醫療器械全生命周期管理等改革措施,明確指出可附帶條件批準上市的加快審評審批情形。2018年8月,吡咯替尼乘著政策東風,被給予了有條件批準。

2020年,新的注冊管理辦法在總結以往改革意見政策的基礎上,進一步明確了四種推動創新藥加快上市的途徑,包括突破性治療藥物程序、附條件批準、優先審評審批和特別審批程序,從不同的維度不同階段助力創新藥更快上市。吡咯替尼最近獲批的HER2陽性晚期乳腺癌一線適應癥,就是憑借其非常突出的療效結果被納入優先審評審批程序,從品種受理到批準上市僅用了6個月時間??梢钥吹?,自2015年藥品審批制度改革以來,我國創新藥的上市速度實現了飛速發展。在2015年以前,我國每年批準的創新藥以個位數統計,如今,我國每年批準上市的創新藥可以達到30-40個,其發展速度有目共睹。

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內科治療中心主任馬飛教授

主持人:馬飛教授自2018年國家決定以乳腺癌為試點,開展腫瘤規范化診療的質控工作以來,就一直在思考應該如何更好的推進腫瘤的規范化診療工作。能否請您結合您所做的一些工作,談談您的相關看法和體會。

馬飛:2016年國務院印發了《“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指出要針對癌癥等慢病強化篩查和早期發現,推動機會性篩查。癌癥管控一直是我們努力的重要方向,提升癌癥患者的5年生存率,一直也是健康中國戰略的重要一環。

2018年,國家決定以乳腺癌作為試點,啟動腫瘤規范化診療防控工作。自2019年正式啟動以來,在包括徐院士在內的全國專家的共同努力下,我們已經從多個維度實現了腫瘤診療的進步。

在國家政策法規指南規范層面上,我們在如下領域已經實現了從乳腺癌的篩查到規范診療,到合理用藥,到晚期到隨診隨訪的全覆蓋,同時也形成了以質控指標為抓手的質量控制的體系。

在信息化體系方面,我們也以國家抗腫瘤藥物臨床應用監測網為平臺,建立乳腺癌的單病種數據庫,建設數字化質控的體系。此外,我們在全國層面,以優秀的區域龍頭醫療機構為試點,助力其加強診療能力。目前,第一批的200家試點中心已經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第二批試點中心也正處于申報階段,通過多少方式推進乳腺癌的診療工作。

最后,規范化的藥物治療和使用以及規范化的管理,也是創新藥發揮最大作用的前提和保障。未來,我們也希望通過更多創新藥物的研發獲批上市,并且在臨床上得到廣泛應用,來實現以創新藥為代表的優質醫療資源的擴容下沉,服務于全國的腫瘤防控事業,推進腫瘤防控事業發展。

江蘇恒瑞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泉人

主持人:國家醫改政策為本土創新藥企帶來了政策支持、市場機遇和技術創新。近年來,恒瑞醫藥的創新藥物業務是如何借助國家政策東風發展壯大的?

王泉人:恒瑞醫藥是國內最早布局創新的藥企之一,自2000年以來,我們組建了創新藥研發團隊,保證每年超過10%營收的創新投入。二十多年來,恒瑞醫藥持續投入創新研發,在創新藥上也取得了一定的進展。截至目前,我們已經有12個創新藥獲批上市,同時70多個創新藥正在臨床研發階段。

另一方面,在國家的政策扶持下,近年來創新藥也得到了長足發展。隨著2015年藥品審批制度改革以及一系列的政策鼓勵,恒瑞醫藥也進入到了創新藥的“收獲期”。截至目前,我們已經取得了10個突破性治療藥物的認定,有88項藥品的上市基于附條件批準,與此同時,我們也拿到了36個優先審評藥品品種。通過政策+創新的雙效賦能,恒瑞醫藥實現了創新轉型。

主持人:在國家醫改政策的推動下,臨床研究成為創新藥品研發和上市的關鍵環節。徐院士作為GCP中心的牽頭人,帶領研究團隊積極開展各種類型的臨床研究,請談談您的感受和心得體會。并結合吡咯替尼等藥物的成功問世,談談這對于國產創新藥物研發的重要啟示有哪些?

徐兵河:其實,每年進入到臨床試驗的藥物數量有很多,但是最終能夠走向市場惠及患者的藥物數量卻非常少。在一期、二期臨床試驗時,就已經淘汰了大部分藥品,即使最終能夠進入到三期試驗,得以上市的產品也是鳳毛麟角。

我認為想要做好創新藥的研發工作,除了醫藥公司付出努力以外,臨床試驗環節也是十分重要的,臨床試驗考驗臨床研究工作者的智慧和臨床研究能力。其中,臨床試驗設計和質量控制最為重要,沒有設計就沒有科研,整個臨床試驗的質量把控,應該貫穿在從設計到試驗的全過程;最后,研究者對全過程的協調能力也是臨床試驗工作的關鍵,掌握研究實時動態,對每個階段進行總結,也能幫助我們及時解決問題,積累成功的經驗。

此外,在開始進行臨床試驗之前,我們要對試驗產品有一個初步的預估,即這個產品值不值得開發,值不值得花費精力開展臨床研究,一旦決定投入到研發工作中,我們就應該高質量地完成相關臨床試驗。

主持人:夏琳博士您作為吡咯替尼上市審評過程當中的一個親歷者,現在回首來時路,如何看待當初的這樣的一個決策?

夏琳:有條件批準其實是有一定風險的監管決策,吡咯替尼以非常優秀的確證性研究結果證實了其明確的臨床獲益,現在來看,非常欣慰當時通過有條件批準加速了這款好藥的上市,得以早日惠及患者。與此同時,審評審批的過程也給我們將來完善和修正附條件批準的技術標準提供了更多的經驗依據。

當時選擇給予吡咯替尼有條件批準,首先是源于目標適應癥有未滿足的臨床需求。吡咯替尼上市前,國內市場并沒有抗HER2治療的國產藥,進口藥物價格昂貴且選擇有限, HER2陽性乳腺癌患者有極大未滿足的用藥需求。吡咯替尼靶點及作用機制明確,臨床前體內外研究結果及臨床研究數據相互印證,雖然是以替代終點ORR作為主要終點,但PFS也觀察到了一致的獲益趨勢。此外,在給予有條件批準時,吡咯替尼的確證性三期研究已完成了入組,預期將在較短的時間內獲得本品是否有確實臨床獲益的證據,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監管的風險。所以從不同的維度去衡量,我們當時來做這個決定還是有很多支持的依據,是附條件批準的一個很好的范例,在這個審評過程中積累的經驗也幫助我們將來不斷完善附條件批準的技術標準。

主持人:能否請馬飛教授談談,您認為吡咯替尼能順利上市、不斷成長,其中的原因有哪些?您又如何看待吡咯替尼的上市對于乳腺癌領域抗HER2治療的重要意義?

馬飛:吡咯替尼的上市,除了國家審評機制改革的突破以外,還得益于三個因素。

第一,我國創新藥的研發能力在快速發展,從既往的仿制藥到如今創新藥的研發,從藥學層面上看,我國的藥物結構學、藥物生物學等都取得了巨大的進步,這也為我們研發更多創新藥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第二,我國臨床研究能力也取得了顯著進步,既往我們做了很多國際多中心的臨床研究,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積累了很多臨床研究的經驗和國際上先進的理念模式,助力創新藥的臨床研究高效推進。

第三,在轉化研究領域,隨著科技水平的提升,尤其是臨床轉化研究水平的提升,我們有更多的能力能夠幫助我們在臨床研究過程中發現問題,從而解決問題,推動臨床試驗的進步。

也正是由于藥物研發的進步、臨床研究的進步以及轉化研究的進步,一并促成了以吡咯替尼為代表的諸多創新藥在中國實現了成功上市。吡咯替尼在中國的上市,打破了進口抗her2藥物在中國長期的壟斷;另一方面,吡咯替尼上市期間正值我國從仿制藥大國轉變為創新藥大國的關鍵節點,以吡咯替尼為代表,未來我國將會生產更多的原研創新藥物,不僅服務于中國的腫瘤患者,也會為全球腫瘤防控事業做出貢獻。

主持人:恒瑞醫藥作為一家本土創新型的一個制藥企業,致力于推進醫療技術的創新和藥物研發。對于恒瑞醫藥而言,你認為什么時候可以做到 “First in class”(首創新藥),需要做哪方面努力?

王泉人:我認為解決臨床問題要比做到“First in class”更重要。在以往的創新藥市場中,我們可以注意到,很多得以上市的藥品并不是“首創新藥”,但是它們能夠通過解決臨床問題,達到后來居上的效果,通過這樣一種方式,我認為比憑空去談做到“First in class”更加實際。

作為創新型國際化制藥企業,恒瑞醫藥也一直致力于解決研發過程中出現的各種臨床問題。我認為對于中國的藥企而言,隨著我們對臨床問題的認識不斷深入,不斷發現問題并解決問題,我們就能夠把臨床問題具象化,在這樣一個過程中處理好問題,才算是真正實現了“first in class”,從而引領創新發展。

近年來,我們在乳腺癌方面加大研發,開展了多項臨床研究。以激素受體陽性為例,我們研發出了高度選擇性雌激素受體降解劑,此外,我們還在臨床中發現可能能夠解決耐藥問題的新一代抗體偶聯藥物adc,這些都是潛在的“first in class”,在臨床問題的基礎上去解決臨床問題,才能夠助力創新藥可及性提升。

責任編輯:
荊彥茹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中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视频,精品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中文字幕网站你懂得,亚洲大尺度专区无码,91欧美精品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