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ztr1"><ruby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ruby></cite><thead id="dztr1"><ruby id="dztr1"><span id="dztr1"></span></ruby></thead><cite id="dztr1"><i id="dztr1"><progress id="dztr1"></progress></i></cite>
<listing id="dztr1"><cite id="dztr1"><span id="dztr1"></span></cite></listing>
<listing id="dztr1"></listing>
<var id="dztr1"><i id="dztr1"><address id="dztr1"></address></i></var>
<var id="dztr1"></var>

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菏評  > 正文

【菏評】網絡清朗不以山海為遠

作者: 來源: 網信菏澤 發表時間: 2023-06-26 09:22

6月2日,噩耗傳來,武漢被撞身亡小學生母親從24樓跳下墜亡,這則消息一經曝光后立馬沖上熱搜,起初大家還不相信這是真的,但消息很快就得到了證實,孩子父親也已處于崩潰的邊緣。有知情人士稱,孩子母親生前曾遭受網暴,被別人指責在鏡頭面前打扮精致以便成為網紅。惡語傷人六月寒,網絡暴力如同洪水猛獸吞噬掉孩子母親年輕的生命,再一次沖潰了這個原本美滿幸福的家庭。

眾生苦網暴久矣!近年來,被網暴圍攻甚至扼殺的生命又豈止一條?他們其中有事故的受害者,有青年學生,有未成年人,有孩子家長,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標簽,就是“無辜”。今年2月,因一頭粉紅色頭發而被網暴的95后女孩鄭靈華去世了,在此之前,她遭受的謠言和網暴,持續了將近半年。一個又一個無辜的生命悄無聲息地凋謝,一群又一群“施暴者”還在肆無忌憚地敲擊鍵盤,我們期待的文明網絡空間該如何構建?治理網絡暴力又該如何破題?讓我們一并厘清這樣幾個關系。

全息媒體≠自由媒體

信息時代成就了全媒體時代,信息傳播領域形成了全程媒體、全員媒體、全息媒體、全效媒體的生態,我們允許全息媒體在我們呼吸的須臾傳播海量的信息,但絕不允許他們如同我們的呼吸一樣自由。

在互聯網環境日益開放的大背景下,尤其是得益于民間資本的加持,多個短視頻商業平臺沖散了傳統媒體“同頻發聲”“準備好再發聲”的信息傳播方式,也沖淡了傳統新聞“策采制編發傳”的生產流程,他們更喜歡以“直播”的方式將新聞畫面直接無差別地呈現在受眾眼前,而這種“簡單粗暴”的新聞傳播方式也更能激起廣大受眾參與互動的積極性,從而導致大量自由的評論跟隨短視頻一同向受眾呈現,一些傷害性很強的“雷人雷語”在云端快速蔓延,匯聚成了殺人不見血的“網暴”。

“依法依規”應該是商業平臺運作的底線,在考慮采取專門化、體系化的集中立法,從預防、懲處等角度對商業平臺進行全鏈條監管的同時,網信等部門應該出臺更加嚴格的商業平臺運營規范,嚴把視頻、言論的審核關,從平臺源頭上杜絕全息媒體演變為“自由媒體”。

監督≠曝光

媒體監督是最經常公開廣泛的監督方式之一。全媒體時代,包括各大商業平臺在內的媒體把對社會各行各業的監督作用發揮得淋漓盡致,無論是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還是個人,隨時都有可能被曝光在媒體的聚光燈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面對無處不在的“自媒體”競相發揮監督作用,我們需要厘清的是,真正的監督絕對不能一“曝”了之。

曝光請勿侵害他人隱私。為了搶“首發”,加上很多人不是專業的媒體從業人員,曝光于網絡的“新聞”往往對當事人的相貌、車牌、住址等個人隱私信息缺乏有效處理,導致當事人很容易被“人肉搜索”,如果正好趕上當事人的一些言行犯了網友的“眾怒”,那么接下來面臨的極有可能就是一場“網暴”。

曝光請勿隨意粘貼標簽。發端于網絡的“新聞”能夠大量傳播,很多都得益于吸引眼球的“標題”,而平臺編輯為了獲取大流量的傳播,往往給新聞本身或者當事人貼上種種標簽,比如95后女孩鄭華靈,就因為染了紅色頭發就被貼上“行為不端”的標簽,剛剛墜亡的被碾壓孩子母親也因為在孩子死后語氣冷靜被冠以“別有用心”“惡意索賠”的標簽,這些不假思索的標簽很有可能將網絡輿論引入歧途,對當事人造成極大的傷害,而成為“網暴”的導火索。

曝光請勿聚焦特殊群體。網絡媒體對社會熱點進行無差別的曝光,包括青少年學生、老人、留守兒童等特殊群體甚至弱勢人群,他們在輿論的聚光燈下是很難找到棲身的陰影的,但是這些特殊群體抗壓能力較差,焦慮、壓抑、痛苦的情緒可能很難找到出口釋放、傾訴和排解,這種無差別的曝光“監督”更容易對他們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流量≠正義

全媒體時代,網絡平臺的流量走向往往就是社會熱點聚焦的走向,更有可能引領著資本跟進的流向。所謂“流量背后有經濟,流量背后有市場”,在這種背景下,很多媒體從業人員以及自媒體會有一個錯誤的價值取向,就是“流量即正義”。一個視頻刊發出來,點擊量和轉評贊的互動數據越高,就認為這個新聞產品做得越成功,贏得的關注量越大就會認為自己已經持有“正義之劍”,能夠左右輿論走向。實際上,站在流量的風口,手上拿的不僅不會是“正義之劍”,反倒可能是“達摩克利斯之劍”,瞬息萬變的流量堆積成的風口浪尖,就像用玻璃球壘成的城堡一樣,看似璀璨奪目,實則暗藏危機,一觸即潰。

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媒體與記者都是時代的見證者、記錄者,也是改革的參與者、推動者?!按罅髁俊钡牡拙€一定是“道義”,紅線一定是法律,基石一定是正能量。如果棄守圭臬,以“流量”為正義,那么媒體尤其是商業平臺必然犧牲新聞當事人的權益和利益,靠獵奇和“擺拍”來吸引眼球、賺取流量,久而久之,也必然傷害受眾的感情,讓媒體變味,讓新聞變質。因此,推動正能量實現大流量就變成媒體恪守“道義”的必然路徑,讓“好人”“美德”各種正能量音符起舞云端,盡可能擠壓負面言論生存空間,才能更好地去保護新聞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捍衛真正的“新聞價值”。

“意見領袖”≠嘩眾取寵

全媒體時代,互聯網傳媒成就了許許多多“網紅”“大V”,他們有的解說社會形勢、有的評論熱點新聞;有的做直播帶貨、有的分析汽車市場走向;有的憑借模仿名人走紅、有的借助寵物吸粉數萬。幾乎每個行業、每個領域都出現了具有引領性、煽動性的網絡名人,儼然成為行業領域的“意見領袖”,在他們粉絲過萬或者突破一定數量以后,就像西方的資本家完成資本的“原始積累”一樣,便開始公開發表一些言論,對當下社會新聞熱點提出自己的觀點,誠然,這些人中不乏行業領域的專家學者乃至學術權威,很多意見都能對廣大網友受眾起到很好的指導作用,比如一些汽車行業的資深從業者作為“播主”可以給予有購車需求的“小白”很多忠告,還能在后期維護保養方面提出具有指導性的建議,誠懇的直播講授也贏得了眾多網友點贊,網上粉絲不斷增加,言論的引導地位也越來越高,“播主”借此機會可以進行直播帶貨,也可以植入一些合法的廣告。以知識或者專業經驗獲取“流量”,進而獲得效益,不可否認,這是互聯網經濟發展有效的良性循環模式。

但是,我們也應該清醒地看到,很多網紅主播、網絡達人靠著模仿名人、靠著稀奇古怪的言談舉止甚至是發表背離社會主流價值取向的言論迅速博取關注、走紅,對于行業領域的專業知識卻極為乏善可陳,更談不上建樹,只能靠“嘩眾取寵”來賺取廣大網友“獵奇”的目光。打開一些短視頻平臺,竟然發現這些活躍在云端的“網絡小丑”不在少數,一些“粗制濫造”的網評言論、一些低端惡俗的表演雖稱不上泛濫,卻也著實占用了大量的網絡空間,更有甚者,一些披著“游戲”“國潮”“舞蹈教學”外衣的低俗直播會一直持續到深夜、凌晨,他們對青少年學生群體的誤導和傷害絕對不可小覷。我們絕不允許這種“意見領袖”活躍在任何一個圈子里來誤導我們的主流輿論,更不允許他們以披著“網絡達人”的外衣對我們的青少年等特殊群體構成一絲絲傷害。對于這些“嘩眾取寵”的行為,相關部門提級管理,行業權威降維打擊,廣大網民避而遠之,方可讓他們無處藏身、逃離網絡,還互聯網一片湛藍天空。

言論自由≠“網絡噴子”

“上言大臣德政者,斬”,“凡造讖緯妖書妖言及傳言惑眾者,斬”,這是出自封建社會《大明律》中的規定。誠然,當今社會,我們國家倡導言論自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的權利。實際上,我們國家作為文明程度較高的國家之一,給予公民表達的權利一點也不比西方國家少,無論是在現實生活中還是在網絡空間里,我們都可以暢談對社會、民生諸多熱門話題的看法,并且有政務熱線、媒體監督、信訪等足夠多的渠道將自己的意見建議反饋到政府各級部門,這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開放、包容、自信的一種具象體現,但是我們也應該認識到,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自由,危害政治安全、觸及法律紅線、違背公序良俗、傷害他人權益的言論都不應該被賦予“自由”,那些借“言論自由”的幌子抨擊我們當前網絡管理法律法規的“人士”必然是別有用心的“跳梁小丑”。

言論自由也絕對不是為了成全“網絡噴子”,殺傷力極強的網絡暴力大多數就來自這些不負責任的“網絡噴子”。新冠疫情防控期間,很多“網絡噴子”借助工作上的便利條件或者技術手段隨便扒出感染者的信息,復制粘貼后又對其個人信息品頭論足,嚴重侵犯了當事人的隱私權和名譽權。還有一些短視頻平臺發布的短視頻經過處理剪輯,本身就有“帶節奏”的嫌疑,引發眾多“網絡噴子”在未經調查核實的情況下就對當事人進行誹謗、侮辱,有些“網絡噴子”甚至將“槍口”掉轉到線下,對當事人進行電話、短信騷擾,對其生活、工作造成嚴重的干擾,讓其苦不堪言。于法于理于德,依法依規打擊“網絡噴子”,勿讓他們再披上“言論自由”的外衣橫沖直撞,是網絡時代我們每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

置身事外≠置身法外

放眼網絡,一些煽動“地域黑”“性別黑”“群體黑”,對他人進行無端侮辱誹謗、人身攻擊的“網絡噴子”何其囂張!武漢“小學生校園被撞”事件發生后,孩子媽媽只是直接從單位趕到了醫院,甚至連售樓處的工牌都沒來得及摘下,相信大多數身為父母的網民對她當時的處境和心情都會非常理解。更何況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白發人送黑發人,在短視頻平臺的評論區,大多數網友對孩子媽媽的遭遇表示同情,對孩子表示惋惜,手機的另一端一定會有數以萬計的媽媽們流下滾燙的熱淚。在這種情形下,那些冷血的腦回路清奇的“網絡噴子”“網絡殺手”們即使不想表達同情,也完全可以選擇緘默,絕對不應該選擇在這個時候對當事人的相貌、身材再肆意甚至惡意點評、惡語相向。對于這些“噴”完就走,放下手機就當置身事外的“網絡殺手”來說,網絡暴力就像他們的武器,對無辜的陌生人肆無忌憚地扣動“扳機”,哪里來的如此“勇氣”?一句話來回答,違法成本太低!

許多年前,參與酒駕集中整治的交警叔叔們時常忙得不可開交,現在企圖蒙混過關的“漏網之魚”卻寥寥無幾,為何?酒駕入刑了!許多年前,婦聯的小姐姐們往往因為調解各種家庭矛盾忙得“不亦樂乎”,現在接到的投訴電話卻大幅減少,為何?家暴立法了!如果說酒駕害人害己,家暴傷害家庭,那么網絡暴力卻是真正的傷害他人而“噴子”自己卻可以“置身事外”。但是,置身事外絕對不等于可以置身“法”外,網絡文明呼喚“網暴”立法,從對無端發起網絡暴力的“噴子”頂格打擊到明確平臺的監管、審核責任都應該寫進法律條文里,形成對“網絡暴力”圍剿的持續攻勢。一幕幕的人間慘劇、一樁樁滴血的案件都在憤懣地泣訴:網絡不是真空,更不是“暗黑世界”!法律的彌天大網可以穿過云端,牢牢牽制住手機另一端的每一雙手,勸君莫“網暴”,勸君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為了讓我們的網絡環境如同我們居住的城市一般溫暖,為了讓每一個平臺都成為令網民愜意的溫馨港灣,為了讓正能量充盈每一個網絡新媒體作品,治理“網暴”再難也要破冰!打擊“網暴”一刻也不能手軟!

愿因“網暴”逝去的每一個生命化作星辰守望網絡清朗!愿網絡清朗不以山海為遠!網絡溫暖不以日月為限!

責任編輯:
荊彥茹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中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视频,精品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中文字幕网站你懂得,亚洲大尺度专区无码,91欧美精品A片